血脉
我把一条河流
比作了母亲
太多太多的泥沙
总被大风吹起
我揉着肿痛的眼睛
溯流而上
一条河流沉下
太多太多的悲伤
你啊为何总是
向着海的方向
向着山脉沦陷地方向
滔滔地呜咽而去

假如母亲的称谓不是祖国
那么与之可关的姓氏
一定和母亲的母亲血脉相联
我把母亲的图腾书写成历史
明天孩子的孩子
是否续写昨天的记忆
还是决意背叛
母亲的名字还是叫黄河
它将瘦弱的身体
从山的那头跳跃起来
而我撑一只羊皮缝的笺子
将彼岸的姑娘娶过来

幸福的别名叫做苦难
那是我
每逢经过母亲的身边
累了渴了
掬一把泥沙的味道
喂养一回脆弱的躯体
哭了笑了
翻腾在胸膛里音符
都要吼一支老秦人的歌
吼一片片肝胆
吼一脉脉涕流

吼一声声娘啊儿在寻你!


(孙伯  雷军华)



责任编辑    夏厚华

评论列表 (各党组织争当活力党组织,党员争当活力细胞,踊跃投稿,积极参与评论,弘扬正气,传播正能量。)
评论数 10
杨华 2019-03-28 13:01:01
母爱最伟大!
[评论]
群众(182.35.123.239) 2019-01-18 12:55:41
好!
[评论]
刘廷华 2019-01-14 16:23:45
[评论]
刘廷华 2019-01-14 16:23:44
[评论]
刘廷华 2019-01-14 16:23:44
[评论]
刘廷华 2019-01-14 16:23:44
[评论]
阴英杰 2019-01-01 17:24:38
[评论]
刘廷林 2018-12-28 16:23:33
[评论]
邹凡春 2018-12-14 07:52:03
[评论]
邹凡春 2018-12-12 08:09:10
[评论]
版权所有:中国共产党肥城市委员会 鲁ICP备10017446号-3 访问统计
鲁公网安备 37098302000327号
技术支持:易极天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